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他是小草莓pop > Chapter 1
    发黄的旧照片从空中静静地飘落……

    一张照片落在了洛熙的手上,他低头,照片里,小夏沫正对着欧辰露出慵懒天真的笑容。洛熙眼瞳抽紧,但是随即他又淡淡地笑,将照片轻轻拂落。过去,能代表什么?!

    “为什么要骗我?”

    HBS的休息室,空气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紧绷味道。欧辰直直站立在尹夏沫身前,看着她唇上刚被吻过的嫣红的痕迹,眼底因为被欺骗和伤害而变得黯绿愤怒,他痛苦地瞪着她。

    “既然以前我和你是在一起的,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我?”

    尹夏沫脸色变得苍白。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欧辰终于无法克制,重重握住尹夏沫的肩膀,忍无可忍地逼她抬头看自己:

    “看着我!为什么不说话?!把我当傻瓜一样地欺骗,对你而言很有趣是不是?!”

    “我……”

    她心中痛极,失神地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瞳仿佛是透明的,又仿佛是恍惚无法捉摸的,渐渐闪过无数纷杂纠缠的情绪,无措、怜惜、回忆、心痛、不忍……

    “我和你……”

    欧辰的声音干哑,他静了静,努力让握住她肩膀的手指放得柔和些,也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火,“既然以前我和你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当我问你的时候却要欺骗我?”

    尹夏沫心底黯痛。

    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如何去说。原以为既然失忆了,只要没有人去提醒,他就再也无法想起,那些过往的感情和痛苦就会如烟云般消散了。可是,他竟然会如此固执,倔强地翻找出以前的痕迹。

    望着欧辰冰冷愤怒的俊容。

    她恍惚失神。

    真的能够把他完忘记吗,过往的岁月里自己对他真的没有感情吗?她唇角一抹苦涩,然而眼神又黯淡下来。可是她并不想再重复五年前的生活,就像藤蔓紧紧缠在大树上,大树一旦消失,藤蔓顿时无依无靠只能等待死亡。

    “因为……”

    握紧手指,尹夏沫避开欧辰逼视的目光,忽略掉心底隐约的疼痛,她低声说:

    “……因为没有必要告诉你。”

    欧辰身体一震。

    他的背脊变得僵硬起来,目光冰寒:“什么叫做‘没有必要’?!而且,就算你觉得没有必要,又有什么权利可以欺骗我?!”

    胸口阵阵冰冷。

    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滑稽戏里的小丑,用所有的气力和心血来追忆的过去,原来在她的眼里只是一段“没有必要”的过去。

    望着欧辰沉黯痛苦的神情,洛熙微笑。

    时光果然是可爱的东西,当初因为“欧辰少爷”不喜欢他出现在夏沫身边,他就必须马上离开已经熟悉和投入了感情的尹家。虽然最终将他送去英国读书,可是那种如垃圾般被丢弃的羞辱感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如今——

    痛苦屈辱的人终于换成“欧辰少爷”了吗?

    “我们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目光却静静地落在欧辰右手手腕的绿色蕾丝上。华丽繁复的花纹,颜色已有些发旧,层层叠叠缠系在他的手腕,轻盈地无风自舞。

    欧辰的心口——

    如被重锤狠狠击下——!

    “什么?!”

    她静静地看着他手腕上的绿蕾丝,低声说:“五年前就已经分手了,自然没有必要再让你想起。”

    喉咙处一阵腥气翻涌。

    他身子微颤,暗哑地,半晌才逼问道:

    “为什么分手?”

    尹夏沫沉默片刻,说:“分手还能有什么原因呢?不喜欢了,不想在一起了,于是就分手了。”

    五年前的樱花树下,她将绿蕾丝扔向夜空。

    那一刻。

    她已然选择了决裂与遗忘。

    只是面对失去记忆的他,她却无法做到冰冷地将过往一切盘讲出。这时她才明白,毕竟还是曾经喜欢过他的,那么,就让往事云淡风清地彻底结束吧。

    胸口仿佛有血气翻涌着要呕出,欧辰的嘴唇变得煞白,而僵硬冰冷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背脊笔直如冰雕一般。

    他无法相信她的解释。

    如果只是平淡得无须提起的分手,为什么,在那些夜夜纠缠的噩梦中,伤痛会那样彻骨。如果失去记忆之后再次看到她,对她的感情依然如此强烈,那么五年前的他,怎么可能那样平静地跟她分手。

    “我不相信。”

    欧辰的声音冰寒入骨,然后,他用力抓起尹夏沫的左手,转身向休息室的门口走去。无法容忍在他和她的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他要单独和她在一起,他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