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女王进化论 > 番外之如云
    没有预约,两个男人直接进入廉式集团总部大楼,秘书替他们推开门,廉云就坐在桌后,办公室很大,因为是傍晚,阳光引退,他的表情在阴影里看不太清楚。

    接过信封,廉云将里面的照片摊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照片照得不是很清楚,看上去是在不同国家抓拍的,有些还是在机场,每张照片上的焦点人物只有一个,就是殷如。

    一张张看下去,他始终没有声音,只是眉头越皱越深,最后一张是近期拍的,她在一个商场里购物,穿得很宽松,但是身材已经变得很明显,再怎么模糊都看得出这个女人起码怀孕七八个月了。

    很愤怒,又觉得心酸,他皱着眉头想压抑住自己心中蓬勃涌出的复杂情绪,可是明显不成功。

    照片上这个女人,至今身分还是他的妻子,她肚子里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有他的一半,可是这女人做了些什么?

    一个人怀着孩子世界各地悠哉游哉闲逛,一声招呼都不打,更可恨的是,就连有了孩子都不让他知道。

    她还真以为男人的作用就是一颗精子吗?

    “她还在飞?”

    那两个男人看他表情不对,互相望了一眼,说话就有点小心翼翼,“没有了,最后一张照片是在美国拍的,殷小姐现在已经开始在洛杉矶待产,近期看来是没有再出行的计划。廉先生,接下来您还有什么需要?”

    需要?都这个时候了还需要他们出马?他这个大活人难道是死的吗?

    按电话,秘书的声音立刻响起来,尽职尽责。

    “帮我订去洛杉矶的机票,最快的一班。”

    手里握着地址,廉云一下飞机就直奔那个地方。

    洛杉矶天气炎热,车里虽然开着冷气,但他到达那个市郊小镇的时候一样是一头薄汗。

    不想承认是因为紧张,但其他理由也实在找不到了。

    殷如住的是一栋上下两层的独立宅子,门前有草坪,种着花草,夏日里郁郁葱葱的样子。

    下车后他站在街对面踌躇,原本已经想好到了以后就直冲进去,抓着她好好问清楚为什么要跑,可是飞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来到这里,他却突然胆怯,不敢上前。

    是傍晚,晚餐时间,小镇上的居民应该都在家里围桌享受天伦之乐,而他孤零零站在路的一端,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就在几步之遥,他却望着那栋房子不敢迈开这第一步。

    盯着那扇门看,或许是因为他的念力太强大,没过多久,那扇门居然开了。

    走出来的果然是殷如,穿着宽松的孕妇装,一边走一边讲电话,脸上表情是微笑的,很女人。

    其实他第一次见到殷如的时候,廉云心里想的是——这还是女人吗?

    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居然还历历在目,仿佛昨天。

    那时集团已经开始准备两年内在海外上市,他力排众议,请了国际知名的咨询管理公司来重整公司架构,提出方案的时候一干叔伯表情各异,虽然碍于场面上还有其他非家族成员的董事在,没有当场翻脸,但回家之后就不一样了,家庭会议开得如火如荼。

    他那时候已经执掌大权年余,公司也在这段时间赚得盆满钵满,又铁了心要把公司那些陈腐陋习做个了结,到最后还是把一切反对意见压了下去。

    有钱好办事,很快麦肯锡就派人过来接洽,初步交流之后,那位负责接洽的中国人拿着洋腔洋调跟他提意见,他英文其实还行,好歹在国外呆过一段时间,但真的只是呆过一段时间而已,学的虽然是金融,但授课听课的都是中国人,那时候才二十出头,实在火大了直接买了张飞机票就回了国。

    到家还跟目瞪口呆的父母直着脖子辩,“那都是什么精英学校啊,骗钱。还不如网络大学买张文凭。”

    他们家从祖辈开始做生意,本来也都没什么文化,不过到了第三代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叔叔伯伯都把孩子送出去读书,有钱,什么国家都行,别的堂兄弟乐得享受,他却觉得浪费时间。

    中国人的钱很好骗是不是?要骗也是他骗他们的,哪里轮得到那群假洋鬼子。

    后来还是在国内完成学业的,商学院认识了一大批背景相当的国内新贵,同辈里冒出头的很多都是称过兄道过弟的,这才觉得没浪费时间。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他的形象再怎么都只是土鳖,从来没有被套上过归国精英,留洋俊杰的名头。

    反正他也不稀罕,现在一听这家伙动不动就一口英文跟他说这说那,一个心烦,他就直接提了要求,“别的没问题,我只要过来的人能讲一口流利中文就行,你们公司在亚洲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不会一个讲中文的都没有吧?”

    对方当场黑线条,后来接下项目的据说是亚洲最好的工作组,他也算歪打正着。

    是冬天,第一次跟工作组见面,他日程上是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