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女王进化论 > 第十二章
    廉先生叫我闭嘴?这句话成志东根本有听没懂,握着电话当场愣住。

    他这时刚从韩国工厂出来,完搞不清状况,原本要上车的,现在却站在车边一脸迷茫,“哪个廉先生?”

    明明不想趟浑水,却莫明其妙被拉进来,被吼得有点委屈,刚才一听到他的声音,脱口而出的句子根本像是告状兼撒娇,立刻清醒过来自己口气不对,叶齐眉看了面前的一团混乱一眼,侧了侧身子,声音低下来,有点汗颜,“是廉氏的老总,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接受廉太太的委托,没事啦,晚些再打给你。”

    “廉云?”想起来了,前因后果一联系,成志东有不妙的预感,“齐眉,你能不能先回家?”

    “我知道,正要离开。”不想在别人面前多说什么,叶齐眉合电话。

    正想开口告辞,电话又响,这次就连那对气氛僵硬的夫妻都看过来。

    接通还是成志东,“宝宝,很晚了,你开车小心。”

    不该愉快的时候,不过她还是不自觉地弯嘴角,“知道,我知道。”

    女人是奇怪的生物,再怎么克制,跟相爱的人说话时甜蜜都会从眼角眉梢溢出来,触景伤情,殷如神色一黯。

    心里立刻忏悔,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过这场面已经没有她再留下去的用处,叶齐眉直接告辞,“你们继续谈,我先走了。”

    “齐眉。”一向都干脆的殷如,这时居然迟疑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你走吧。”廉云倒是正相反,对着她直接挥手。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听到他这句话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看到的红印和抓痕,叶齐眉脚步顿住,回头又直走回来。

    “干什么?”对她有些忌惮,廉云声音很硬。

    不理他,叶齐眉直接对殷如说话,“身体要小心,实在不行,你和我一起走吧。”

    “你什么意思?身体小心?小如一向很健康,小心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完明白她在说什么,没人回应廉云的大声,殷如抿唇一瞬,然后摇头,“你走吧,我知道怎么做。”

    走出会所已经很晚,上车直接开回家,到家的时候一室冷清,疲倦得要死,洗完澡她都懒得吹干,用浴巾用力擦拭,然后直接瘫倒在床上。

    眼睛都闭上了,手指却好像有意识,伸长了摸索,终于抓到电话。

    那头接起来之后背景嘈杂,他先开口,问得直接,“你在干吗?”

    “到家了,刚躺到床上,你呢?”

    “跟一群韩国人吃饭,有人喝醉了,在跳高丽舞。”

    “女人?”她问得随意。

    “男人。”他答得自然。

    “蹲在地上甩头?”依稀对高丽舞中的男人有印象,不过跟他一起吃饭的应该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喝醉了也这样?

    “你怎么知道?好厉害。包厢都快不够他转的了,我正考虑拽他去大堂。”

    哈哈,她相信这个男人说得出做得到,想象那个情景,再疲劳都笑出声了,不过笑完之后,叶齐眉叹气。

    “怎么了?”背景声变得安静,料想他换了个地方,成志东的声音变得清晰,千万里外,却好像就在身边。

    “廉家的事。”

    “齐眉——”难得的,他在电话里声音严肃起来。

    “嗯?”困得不行,她声音轻下来。

    “廉家的事,我不赞成你插手。”

    这是什么话,一下子清醒了,叶齐眉睁大眼睛,握着电话的手心一紧。

    跟她在一起时间久了,就算没听到回应,成志东也立刻意识到自己措辞出了问题,语气缓了一点,可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廉云是我的客户,他太太又是你的朋友,即使他们关系不能维持,我们也不该介入。”

    “我之所以认识殷如,就是因为她来委托我离婚,上次她改变主意,这次是否坚持,我还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不过如果她有这个意向,我当然义不容辞。至于你和廉云是不是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混为一谈。”

    “齐眉,”他在那里耐着性子解释,“我说的是我们,你听到没有,我们在一起,是一体的,他们是你我的朋友,分也好合也好,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这是我的工作。”

    “所以你帮她打离婚官司?最大限度地分财产,然后呢?然后一切就解决了?”

    “那个男人一妻一妾还觉得理所当然,他的太太很痛苦。”

    “他又没有把那个女人当太太,这件事后来廉云和我聊过,他最多也就是多照顾了一个亲戚,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叶齐眉吸气,彻底冷了语气,“你当然不会觉得怎么样,因为你也是男人。”

    这是什么跟什么?成志东也有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