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女王进化论 > 第十一章
好像一千零一夜得服务生声音急促,“先生,先生,里面都已经满了,还有很多人在等位,您现在不能进去。”

    “让开,我找人。”男人很严厉的声音。

    这种表情找人?服务生开始流汗,又有同伴过来,一起拦在门口。

    愤怒了,那男人开始吼起来,“殷如,我看到你的车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别躲了,你给我出来!”

    两个女人都猛抬头,殷如反应快,立刻擦干眼泪,“我现在不想见他,我们走。”

    来不及了,廉云一旦锁定目标就立刻冲向他们,其他客人从诧异到激动,纷纷注目过来。

    手腕被一把抓住,殷如低叫,“放开我。”

    “我不放,你干吗不接我电话,回国不回家,你发了什么疯玩失踪?知不知道我差点报警!”

    啊?难道廉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乎意料之外,叶齐眉再次愣在这两个人旁边。

    被抓得死紧,殷如挣不脱,改为扭头闭眼,用沉默表示抗议。

    眼角终于扫到坐在一边仰头看他们的叶齐眉,廉云眉头深锁,“怎么又是你!”

    什么口气?当她瘟疫过境啊?叶齐眉没好气了,声音冷下来,“廉先生,我劝你最好放手。”

    “凭什么?她是我老婆。”

    切,农民企业家的口吻暴露无疑,叶齐眉指指桌上,刚想提醒,殷如已经开口,“廉云,你抓得住那么多吗?”

    终于注意到桌上的凌乱的照片,原本气势汹汹的廉云突然哑了,殷如又挣,这次终于挣脱,但自由了一秒钟就给他猛力拖回怀里,廉云声音嘶哑,“小如,你听我解释,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

    “我凡事只看结果,对解释不感兴趣。”

    “不行,你一定要听。”

    “廉云,你那是重婚!”

    “那不是重婚!”

    公众场合,那两个人声音倒是极力压低了,可是语气越来越频临爆炸边缘,解决家务事的时间到了,叶齐眉半个身子还在软榻上,一手赶快把自己撑起来,正踌躇着起身离开之前要不要打声招呼,但是他们夫妻俩居然这个时候开始心有灵犀,同时盯着她开口,“别走。”

    啊?这种时刻要她何用?叶齐眉呆望。

    都是反应极快的人,殷如立刻解释,“齐眉,我需要你在旁边。”

    哦,第三方作证对吧?了解。不过她怎么隐隐觉得,表面冷静的殷如不过是因为怕得厉害才开这口的。

    廉云也在说,“你听着,然后告诉她这到底算不算重婚。”

    好吧,既然这是大家的一致要求——

    餐厅是呆不下去了,所有客人都把这里当作临时搭台的情景剧舞台,看得津津有味,叶齐眉提议,“如果真的要说,换个地方行吗?”

    结果去了一个极安静的会所,廉云是常客,上下都认识,车一停好就有人上来招呼,包厢隐秘,欧式的沙发宽大奢华,单人位,叶齐眉坐下的时候却只占了小小的一个角落。

    都不是小孩子了,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冷静,刚才的火爆场面一去不复返,殷如脸上只剩下疲惫。

    “说吧。”

    廉云欲言又止,叶齐眉立刻举手,“如果不方便,我现在就走。”

    “不用,叶律师你留下。”

    这男人第一次这么客气,真是意想不到,估计的确有用得到她的地方,叶齐眉终于坐正身子,洗耳恭听。

    “我家祖籍河南。”他开始第一句话。

    两个女人不说话,叶齐眉到底不是切身之痛,听着还有时间默念,知道,成功的农民企业家嘛。

    “家里从商早,在当地也算有头有脸,我们那里传统,男人身边很早就得有个女人,晚了别人觉得奇怪。”

    看了他一眼,叶齐眉继续默念,这不叫传统,叫封建,不要混为一谈。

    “陈丽,就是照片上那个——是我家远亲,十几岁就来我家了,一直陪着我妈。”说到照片他就句子断续,殷如嘴唇一抿,眉眼冷淡得很。

    “我结婚前,结婚前——”

    “一直跟她在一起,是吗?”殷如替他接下去,声音好像含着霜。

    “小如!”廉云急了,倾身向前去抓她,“那是婚前,而且我常年在外面经商,根本很少着家,我父母都是老式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你家里所有人一向不欢迎我,不用再提了。”

    “我们结婚两年,今年年初他们硬是把陈丽送到上海我这里来,我又不好不安顿她,毕竟是远亲,她在这里也无依无靠。”

    “我告诉你他们为什么把她送过来,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我这样的廉家媳妇,他们怕你断后!”

    “我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你相信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