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女王进化论 > 第十章
    生活中多了一个人,但日子还是照常过。

    叶齐眉工作忙碌,成志东更是,真正在上海的时间并没有多出多少,但两个人对现状异常满意,享受这段关系到极点。

    事业顺利,生活有伴,又不用盘改变自己原有的私人生活,到后来就连叶齐眉都常常想着,如果能够这样持续下去,天长地久,也未尝不可。

    舒心的日子过得异常快,转眼已是深秋,阳光收敛得越来越早,风里夹杂着凉意。

    廉氏集团总部会议室里却热气腾腾,雪白的合约上刚刚落笔签字,两个男人下笔都是清晰有力。

    紧张了快一个月的双方工作人员这时个个满面笑容,站起身来越过桌面握手。

    廉云也站起来,伸出手去与成志东紧紧一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成志东回答得爽快。

    晚上有照例有庆祝晚宴,这次的项目谈了一月有余,是中国区今年的主要合约之一,当然也是由这里总部负责,成志东并没有程参与,只是在最后几日飞了回来,表示郑重。

    没想到却与廉云一见如故,这男人虽然与他背景天差地别,但个性是国内商家中难得的光明磊落,说话做事投缘得很,聊过几次都相谈甚欢,球场上又棋逢对手,两个人很快就开始推心置腹。

    餐桌上其他人频频敬酒,推杯换盏,同时觉得无聊,廉云拍他的肩膀,“志东,我们换个地方?”

    结果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家日本小酒馆,非常小,在清静小道一角,门口挂着蓝色的布幔。

    日式清酒,微微温了,香味销魂,杯子圆而小,握在手里暖意只在指尖,酒的名字还很好听,叫做一滴失魂。

    “经常来?”日本客户经常招呼他去这样私密的小店,老板端出来的东西往往有别样的好味道,虽然很习惯这样的地方,可又觉得不像是廉云的风格,成志东一边用筷子夹刺身一边随口问。

    “不是,这是我和我太太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很少动筷子,廉云一杯接着一杯。

    “太太?”第一次听到这个男人提到自己的妻子,成志东笑,“好地方,下次叫上她,我也带个人。”

    “你结婚了?”有点诧异,人在商界,之前虽没有结识,但成志东这个名字还是如雷贯耳的,从没听说他有家室啊。

    听到这两个字就叹气,“没有,她不愿意。”

    吃惊了,然后又抬手倒满杯子,廉云难得说了一句儿女情长的句子,“别想了,这世上的女人,没一个让人安生的。”

    穿着和服的老板娘将温好的酒瓶送出来,闻言掩嘴笑,“廉先生又吐苦水了,这位先生劝劝他,老是一个人来喝闷酒,多没意思。”

    “你太太呢?”

    “昨天通电话的时候还在墨西哥,现在就不知道了,我想应该还在北美某个国家吧。”

    这种回答——怪不得要吐苦水,成志东了解。

    也没有多问,看他情绪不对,成志东不再多喝,果然到最后廉云是醉了。

    “送你回家吧,别喝了。”

    “没事,我让司机过来。”虽然大舌头,但廉云说话还是很有条理。

    也好,他看着面前的男人摸手机,然后默——

    先生,你手里的那个是酒瓶好不好?

    又想起久远之前把某个叫安迪的醉鬼拖回家的情景,他苦笑,伸手替他取桌上的手机,手还没碰到金属壳就有电话铃响起,拍他的肩膀,“喂,你有电话,接不接?”

    刚才还在说话的廉先生,现在已经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这么相信他?算了,为了男人的友谊,他接吧。

    那头是很小心的女声,糯糯的南方口音,“云?”

    “不好意思,廉云醉了,我正要送他回家。”

    “醉了?”那个声音变得有点急切,“在哪里?要紧吗?要不我过去接他。”

    “你来接?你是谁?”搞不清状况,成志东握着电话皱眉头。

    “我是他老婆啊。”她答得肯定,一点迟疑都没有。

    老婆?不是在北美某个国家吗?难道她坐穿梭机回来接?

    门帘一动,又有客人走进来,越是夜色深沉,这小酒馆里越是挤满了人。有意思的是,呼朋引伴的很少,大部分是独身来的客人,叫一盘刺身,就着清酒,沉默地一口一口喝下去。

    身边廉云还是没动静,觉得疲倦,他背靠着吧台吐气。

    视线尽头是很小的一张桌子,不显眼地靠在角落里,一个单身女人的侧影,面前是一碟鲜红的三文鱼,整个盘子里只有这一种,切得飞薄,挟在筷尖上,鲜红的肉色仿佛透明,喝酒的时候就着那么小的圆杯沿微微仰头,眼睛眯起来,咽下去后嘴唇抿一下,角度很平。

    平时他决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