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读书 > 言情小说 > 女王进化论 > 第五章 我不会,你也不可以
    &a;quot;如果对别人有了感觉可以跟我直说,我一定会理解,不说就是劈腿,那就……&a;quot;&a;quot;干吗?&a;quot;&a;quot;你说呢?&a;quot;她挑眉毛,话说半句,余意无穷。

    上海的春天异常短,仿佛一夜之间气温骤然升高,叶齐眉畏热又畏寒,从来都是苦夏难熬,S40在烈日下鲜红欲滴当然好看,但坐进去忍受酷热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下午四点,她还在法院回事务所的途中,面前长龙热气蒸腾,一切景物都变得有些朦胧扭曲。阳光明晃晃地照进车子,叶齐眉困在驾驶座里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就算带着墨镜也只能眯着眼。

    她有点儿头晕,开始难受,想去超市买瓶水喝。她把车靠向路边。路边是平静无波的人工湖,夏日炎炎,居然还有许多人围在湖边享受闲暇时光。再往里一点,眼角扫到一栋新透明发亮的建筑物,隐约有音乐声,红地毯铺到老远,有许多穿着正式的男女进进出出。

    这么热的天搞活动,叶齐眉服了。

    超市在转角处,那条街不允许车子进入,打开车门就是一阵热浪,她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往前迈步。

    阳光热烈地当头罩下,短短五百米的路程,她走得头晕目眩。好不容易超市的玻璃门出现在眼前,矮矮一级台阶,她居然没力气抬腿。

    汗透重衣,耳边嗡嗡作响,好像有人围过来,她心里清楚不好,但是知觉已经消失,摔在地上都不觉得疼。

    有人围上来,叫得大声:&a;quot;哎呀,中暑了中暑了。&a;quot;

    对面红地毯上正走着几对男女,闻声也回头,娇滴滴的声音响起来,&a;quot;蔺先生,那里出什么事了?&a;quot;

    蔺和顺着声音望过去,那边已经围着几个过路人,他依稀可以看到有人躺在地上。

    &a;quot;蔺先生?&a;quot;没等到他回答,旁边小姐的手已搭上他的肩膀。身边这位可是业界鼎鼎有名的蔺大设计师,更难得的是,他性格温和,又斯文帅气,她爱慕很久了。

    那位小姐正愣神,蔺大设计师突然一阵风似的跑远了,她的手还留在半空中,眼看着他直接奔到事发地点,用力拨开人群。

    不是吧,不是传说这个男人与世无争、高雅出尘吗?怎么对看热闹那么有兴趣——小姐觉得不可思议,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晕眩只是一瞬,叶齐眉马上就睁开了眼睛,努力想爬起来,可惜手脚发软,试了两次都起不来。有人拨开人群在她身边蹲下,伸手很小心地扶上来,&a;quot;齐眉,齐眉?&a;quot;

    眼前虽然有点模糊,不过还是看出来是熟人的面孔。她不是第一次中暑,所以有些经验,声音虽然虚弱但还是很清楚,&a;quot;能不能给我一杯水?&a;quot;

    &a;quot;好。&a;quot;从来没看到过她这么可怜的样子,蔺和抱起她往画廊方向走。

    她想拒绝,但是因为头晕她说不出话。电话铃又响了,但此刻听起来却无比遥远。

    &a;quot;齐眉,你有电话,要不要接?&a;quot;她不出声,眼睛又合上了。

    蔺和彻底忽略电话,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疾步奔进画廊休息室里。

    怎么没人接?看看电话,成志东再拨,秘书轻敲了下办公室的门,走进来汇报工作。

    秘书说的是越南英语,需要认真听。他搁下电话,对她吩咐了几句。等她退出去后成志东又拨,这次终于接通了,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a;quot;对不起,齐眉现在不能听电话。&a;quot;

    这个声音,他记得。只觉得胸口一闷,他直接就站了起来。

    蔺和直接挂断电话,身后的门又响了。他转身皱起了眉头,肩膀上已经被拍了一下,&a;quot;老弟,你当街英雄救美吗?肯定会传为美谈。&a;quot;

    进来的是画廊的真正主人,姓蔡名正贤,生来富贵,是个典型的吃喝玩乐的主儿,撒钱如同撒花一般潇洒。这地方是他用来讨好他那位颇具艺术气质的上海情人的礼物,自觉送得高雅又有意义。

    今天是画廊开幕,蔡正贤刚从海外飞过来,参加开幕仪式。没想到碰巧亲眼目睹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他生性喜欢凑热闹,立刻抛下外头的闲杂人等进来看热闹。

    &a;quot;她是我朋友,你不出去招待那些客人?&a;quot;蔺和跟这人熟得很,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蔡正贤假装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