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点的时候,  陆唤能看到她,  两个人终于能交流。两百点的时候,  陆唤终于能单方面地从燕国穿越过来。而按照系统所说,三百点之后,  她也能跟着陆唤去那个世界瞧一瞧。

    也顾不上搞沐浴焚香什么的仪式,这天两个人单独待在公寓里,  陆唤提前遣散大明宫的宫人,  然后回到公寓,划拉开幕布,就直接带着宿溪走进了那个世界。

    宿溪这边正是夏天,蝉在公寓外面鸣叫不已,因为窗户开着通风,所以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公寓外车流车往的声音,  以及楼上的新住户搬家的声音。

    但是她跟着陆唤踏入大明宫的寝殿后,  这些声音就全都在耳畔消失了,只有同样的夏蝉聒噪。

    身上感受到的空气流动与另一个世界没什么不一样。

    宿溪忽然就理解了“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那句诗。

    虽然横跨了近千年的光阴,  但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着的。

    她惊叹地看着后殿里的各种东西,香炉里点着名贵的龙涎香,  东南和西南两个角落都放了两只精致的大鼎,  乍一看是大鼎,凑近一看发现里面装着冰块,直接让整个后殿有着清凉的幽意。

    宿溪又快步走到桌案前,伸手摸了摸。

    陆唤还在宁王府的时候,  用来读书写字的桌案不过是普通木材制成,后来随着他官职渐高,桌案开始变成了名贵的木材,而现在的桌案是由紫檀木制造而成,上面文房四宝放在后代全都是无价之宝。

    陆唤平日就是在这里批阅奏折。

    宿溪通过屏幕看到过这桌案,但是看见和亲手触摸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宿溪口里只能十分没见识地发出一声“卧槽……”

    陆唤忍不住笑了笑,信步走到她身边:“你可想而知我那时的心情,见到你那个世界的车水马龙,车子开得极快的宛如在地上飞起来一般,几乎以为自己去了传说中的可以御剑飞行的世界。”

    宿溪还是觉得不真实,东摸摸西摸摸,又拿了一颗桌案上的蜜饯吃了一口,问陆唤:“这是什么?”

    陆唤道:“听宫人说是不久前从云州挖来的野参,酿造成的蜜饯,我感觉吃了会上火,于是没有带给你。”

    “你若喜欢,应当有一些夏季可食用的,待会儿我们回家时带上一些回去。”

    “可是这也太——太大了吧!!!”宿溪看着整个后殿,不由得感叹道,光是大明宫就有四座宫殿,更别说整个皇宫了,还有兴庆宫、皇帝用来度假的芙蓉园等,以及各处行宫!

    而且,京城还有烟花之地!

    当皇帝也太爽了吧!

    宿溪咬着陆唤的袖子想哭。

    她这副样子,落在陆唤眼中,陆唤觉得可爱得要命,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道:“随我来这边,我准备了衣物,你换上,我带你出去玩儿。”

    宿溪激动得要命,连忙跟着他过去。

    陆唤牵着她,边走边介绍道:“先在皇宫里转转,东边有之前父皇还在世的时候兴建的摘星台,夜晚星河灿烂,可以去看看,御花园就在含元殿前,待会儿换好衣服咱们就去,还有太液池,我记得那里有许多红色鲤鱼,可以去喂鲤鱼……”

    陆唤说着,眸子里也流露出期待之意,他之前从不觉得这些是多么稀罕的美景,但是有了她在身边之后,一切景色好像都变得新奇了起来。

    他见宿溪摸一下屏风,又摸一下柱子的,忍不住噙着笑意问:“你最想去哪里,我们便先去那处。”

    “你真的问我吗?!”宿溪激动起来:“我说先去哪里就先去哪里?!”

    陆唤道:“对。”

    他有几分骄傲地道:“小溪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宿溪立马兴奋地举手:“那我要去平康坊,听说那边有小倌,还有一些长相英俊的世家子弟吟诗作对!”

    “……”

    陆唤刚才还得意洋洋一副“爱妃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满足你你即便想要朕朕也不是不可以”的表情,一听见她这话,脸顿时黑了。

    “你确定要去?”他绕到宿溪面前,脸上写着“难道你家陆唤还不够英俊吗”一行大字。

    宿溪顶着压力,充满期待地问:“想去,可以吗?”

    陆唤不死心,又幽幽问了一遍:“即便我吃醋,你也要去?”

    宿溪急了:“刚才不是你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这才几秒钟你就反悔?!”

    陆唤被噎住,十分后悔刚才说那话的自己。

    “我这不是乡巴佬没见识吗,实在是想去见识一下,而且我发誓去了之后,单纯听听筝萧之类的演奏,视线绝对不在除了你之外的狗男人身上多停留一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