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月前,  高考成绩就出来了,  宿溪查分数之前心惊胆战,  生怕自己和陆唤成绩相差太大,最后没办法去同一所大学,  她从家里出去,拿着准考证号来到公寓,  打开陆唤公寓里的电脑。

    一阵白光闪过之后,  陆唤也从大明宫过来了,顾不上去换身上的衣服,他俯身下来,目光灼灼地朝着宿溪打开的电脑页面看去:“出来了吗?”

    “完了,我好紧张。”宿溪输入准考证号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输到一半,  忍不住回过头去看陆唤:“我们对过答案,  分数应该很接近的对吧?”

    “不会有问题的。”陆唤揉了揉她的头顶,笑道:“要不我来查?”

    “快快快,你来!”宿溪实在太紧张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把陆唤推到了椅子上。

    她站在陆唤身后,  趴在他背上,  双手忍不住紧张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也埋在他肩膀上:“呜呜呜万一没办法报上同一所学校呢。”

    “朕不允许这种可能性的存在。”陆唤斩钉截铁地道。

    宿溪“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紧张的心情缓解很多,只是仍然不敢抬头,  心脏跳得很快。

    陆唤左手握住她的手,右手飞快地在键盘上输入准考证号,经过一年的学习之后,他已经对电脑炉火纯青了。

    准考证号很快就输入了进去,但是或许是全国的人民都在查成绩,页面上的菊花转动得非常缓慢,让人心情焦灼。

    “出来了。”陆唤忽然道:“你考了……”

    他话还没说完,被宿溪一把捂住嘴巴:“你先别说,你继续查一下你的,分数接近再告诉我!”

    陆唤莞尔,轻轻亲了一下宿溪的手指,继续输入自己的准考证号。

    宿溪是真的很紧张,感觉这一天比高考还要紧张,虽然考试之后就对过答案,但是心中总是充满了不确定的感觉,她将脑袋埋在陆唤肩膀上,犹如一条浑身绷紧的咸鱼……

    夏天很热,到处都是潮湿的,陆唤额头上也有些许晶莹的汗水,但十八岁的男生身上又充斥着一种干净的朝气,让宿溪心中逐渐安定下来。

    “网速这么慢吗?”就在宿溪搂着陆唤脖子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见耳边道:“你六百四十一,我六百三十八。”

    宿溪不敢置信地抬眸,盯着网页:“我居然这么高?!”

    “小溪成绩一向很好。”陆唤侧头看她,语气和漆黑的眸子里都有些骄傲之意。

    宿溪快高兴疯了,赶紧跳起来给老爸老妈打电话,他们接通之后,宿溪啊啊啊地尖叫了会儿,然后又匆匆打电话给霍泾川和顾沁,陆唤笑着看她,心情也十分激动,但是竭力忍住,显得较为沉稳。

    等宿溪全都通知一遍之后,心脏还是跳动得很快,根本停不下来,她对陆唤道:“可以去同一所学校了!这下完全没问题!不同专业分数线不一样,但是我们分数都挺高的,限制应该不大!”

    “是啊。”陆唤上前一步,忍不住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客厅走去,试图勾勒着以后的蓝图。

    “去同一所大学,每日下午可以一道上课了,不过上午的课我抽不开身,若小溪你有空的话,恐怕要劳烦你为我去做一做笔记了,到时候就不要住校了,和现在一样在大学城外租一处公寓,最好是只有一间房间——”

    话说到一半,陆唤耳廓微红,觉得自己未免太不正人君子了些,他鼻尖有些痒,忍不住在宿溪怀里蹭了蹭。

    然而万万没想到宿溪比他还兴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我觉得很好啊!”

    陆唤:“……咳咳。”

    ……

    成绩出来之后,宿溪回去和父母商量了下,又和陆唤盘腿坐在地上一块儿研究了下,最后决定好了要报考的学校,是一所双一流的重点大学。

    宿溪报的是历史系,而陆唤报的则是计算机专业,霍泾川成绩一向也还行,这次分数只比两人略低,于是最后也和两人去了同一所学校,不过读的是商业管理。

    而顾沁则成绩没有她们那么好,不过高考发挥也算稳定,最终报考了同一座城市的另一所学校。

    在这个夏日,一切都尘埃落定。

    ……

    大学开学之后,宿溪和陆唤一块儿,头上戴着纸帽子,将租好的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陆唤一直都有将家当随身搬着的习惯,现在,除了宿溪曾经送给他的那盏灯,其他东西包括胭脂,他全都搬了过来,放在空的房间里保存妥当。

    宿溪笑话他灯笼不离身,他还羞赧地说这是定情信物。

    宿溪:……???

    送灯笼给你的时候你只是个崽,并没有喜欢你好吗?

    然而这话宿溪只能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陆唤又要眼睛红红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