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子即位,  燕国百姓奔走相告,  喜乐一片。

    当九皇子还只是一位民间的皇子时,  便已有了许多传说……永安庙治病救人、神秘高科技带领全国农庄发展的传说,三州赈灾,  借粮三万石的丰功伟绩,敌军峡谷救人凯旋而归,  带领北境大军抵京围困谋逆二皇子的传说。

    桩桩件件加起来,  有勇有谋,仁厚爱民,是燕国至今为止,登基昭告天下时,最让百姓喜出望外的一位皇帝。

    新帝本就得民心,更何况大赦天下之时,  他还宣布了一些减轻赋税徭役的计划措施,  这些使得常年苦不堪言的百姓看见了一些新的希望。于是新帝衍清即位以来,整个燕国都处于一片祥和与希冀的氛围当中。

    文武百官有的站错了队,畏惧至极,  担心新帝即位后,第一个拿他们开刀,  以谋逆之罪抄家九族,  于是惶恐不安。而另一些原本就跟着兵部尚书等人站在陆唤身后的人,此时腰杆子总算直了起来,眼巴巴地等待着升官加爵。

    然而,却没料到新帝的主张措施与以前的皇帝都不同,  站错了队的除非情节严重,并无过多惩罚,站在他那边、早早地开始巴结九皇子府,送去礼物的,他也完全没有要重用的意思。新帝制定了一条全新的官员选拔制度,唯贤是举,唯才是用。

    短短半月,官员之间的变动非常大。

    原丞相外戚一党已因为笼络御林军帮助谋逆之罪入狱,兵部尚书升任为现今的皇帝,而当初随着陆唤从北境归来的一些将士,则入了兵部。

    二皇子入狱,五皇子倒是觉得自己在陆唤这里,毫无翻盘的机会了,于是识时务为俊杰,申请当一个闲散王爷,但兵部尚书和陆唤一致认为,五哥虽然有些冒进,但在政务上还是十分有能力的,于是将他留在京城,封为贤勤王,要揽的活儿还不少。

    而镇远将军见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决定告老还乡。他的老家在漳州,主动申请调任为漳州知府,临走的那天,陆唤亲自去送他。相识一场,虽然一开始镇远将军对陆唤诸多刁难,但是在北境的时候,却也对陆唤有了非常多的提携,没有镇远将军和兵部尚书倾囊相助,陆唤登上帝位,也没那么容易。

    镇远将军在北境一战之前,便已经两鬓微霜了,而如今更是满头斑白,他看着陆唤,十分地感慨,想了想,道:“与吾皇相识已经三年了。”

    陆唤道:“是有三年了。”

    第一次见面时还是在皇宫夜宴上,陆唤是个从秋燕山凯旋而归的宁王府不起眼的庶子,镇远将军心中偏见很大,故意不接他的酒杯,不过当时还只有十五岁的陆唤一笑了之。

    回忆起这些,镇远将军不由得感慨时光易逝,对陆唤道:“还望皇上坚守当日初心啊。”

    他所指的初心,便是在北境的时候,有一日夜里陆唤值守,见路边有快要冻死了的人,回到帐中,让将士们将一些能够御寒的衣物全都分发给那些百姓。包括陆唤自己的,陆唤也一并带去了。

    那时镇远将军还没有从兵部尚书那里得知,陆唤就是九皇子衍清的身份,但是心中却陡然滋生出了扶持他上位的想法。原本以为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得益于九皇子尊贵的身份,继位倒是变得顺理成章起来。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成,他对新帝又很放心,留着他这把老骨头监国好像也没什么用了。

    陆唤看着镇远将军,凝重道:“定然不负将军所望,还望将军保重身体。”

    镇远将军这便离了京,因为没有子嗣的缘故,没有带太多人马,也没有太多家财。

    陆唤以前得到了镇远将军的许多帮助,送走了镇远将军,心里自然也有些怅惘,但是还有一大堆政务亟待处理,也没时间考虑那么多。

    将文武百官按功论赏罚,进行了一些思虑良久的调任之后,还有各处知府,皇宫内的侍卫宦官等需要整顿,以及两个半月后的登基大典也急需筹备,陆唤将其交由户部尚书去解决。

    这次大军可以顺利进京,虽然是五皇子弃暗投明开的城门,但是其中未必没有户部尚书从中斡旋的结果。户部尚书的女儿当年是由陆唤给救回来的,因而他始终对陆唤存有一分敬意。

    燕国各州大赦,京城热闹非凡,虽然是暑热之日,但是却繁华得宛如上元节。

    京城中唯一日子不好过的莫过于宁王府,宁王妃一干人等一边恐惧新帝会找罪尤抄家,另一方面又后悔不迭,若是早知道当初住在柴院的那少年会有今日,一朝登上九五之尊之位,成为燕国的新帝,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苛待于他。

    被贬到偏远地区的宁王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送信回来,信中全是一些咒骂老夫人与宁王夫人帮不上忙不说,还影响了自己的仕途,简直妇人无用。原本以为被贬只不过是几年的事,顶多十几年吧,这下好了,永远回不了京城了。

    宁王回不来,老夫人一把老骨头舟车劳顿可能就死在半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