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乎:彩票中奖几百万是什么体验?

    宿溪:谢邀,就是很晕乎,就是觉得在做梦,家人都觉得在做梦!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中奖的运气居然是玩一款游戏玩来的,简直太玄乎了!

    宿溪作为一个高二的学生,一辈子都没见过三百万那么多钱,更不知道怎么去兑奖、怎么去纳税,于是只好抖着手打电话给了宿爸爸宿妈妈。

    而在宿爸爸宿妈妈一番呆若木鸡、震惊激动到语无论次之后,总算能稍微理智冷静一点,去处理彩票的事情。

    彩票缴税后,落到宿家的银行账户的总共是2,400,000块。

    这笔钱对于宿家而言,可以说不仅仅是一笔意外横财,更是一笔解决燃眉之急的救急钱了。

    宿爸爸宿妈妈激动之后,迅速对这笔钱进行了分配,兵分两路,由宿爸爸拿了十万块零五千去找姑姑,一鼓作气地还了姑姑的钱,并且将欠条拿了回来!

    宿溪的姑姑简直惊愕至极——前几天不还在说能不能宽限几日吗,怎么这就一下子还清了?!

    十万块可不是小数目,宿溪爸妈是从哪里凑的?而且还多还了五千块利息?

    难不成是工厂突然有了起色,赚了一笔?

    宿爸爸还钱时什么也没说,但宿溪姑姑面上却讪讪。

    毕竟,她这钱才借出去不到半个月,就一直催着宿溪家还。

    本来她是觉得宿溪家根本还不上的,也就故意催一催,见着宿爸爸宿妈妈愁眉苦脸到处筹钱的样子,她有种暗暗的爽感,快过年了也有谈资。

    但万万没想到,宿溪家却说还就还上了!

    还有二十万交给宿妈妈拿去工厂救急了,解决厂子里囤货过多,资金无法周转的问题。

    而剩下的两百一十万中,宿爸爸与宿妈妈直接存了两百万起来,打算下周就去买房。

    他们一家三口现在住的是三环边上的一处70平米的两室两厅的小户型,有些吵闹不说,离宿溪的学校还很有些远,每天早上宿溪乘坐公交都要四十多分钟。

    宿溪没法多睡一会儿,夫妻两个心里头很不好受。

    他们拼命攒钱,早就想快点换一套离宿溪学校近的大房子了——可没想到,宿溪的气运居然否极泰来,一下子中了这么大一笔奖!

    宿爸爸宿妈妈从医院里出去,互相搀扶着,激动到快要爆炸,商量着把现在这套卖了,房价两万一平,能卖到140万,再从200万存款中拿出160万,加在一起直接去买大学旁边的300万135平的三室两厅!

    那样还能给宿溪弄一个书房!

    剩下的40万便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夫妻两个宁愿多存款,也不肯多花,只拿了十万出来,作为目前的家庭可流动资金。

    而七算八算,落到宿溪手上的,作为她买到彩票的奖励,竟然只有五千块。

    宿溪:………………

    爸,妈,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苛待我了。

    不过宿溪倒也不贪心,知道这笔钱交给爸妈再合适不过,他们比自己会理财。而她自己的小钱包突然多出来一笔五千块的横财,对高二的学生来说,已经是小富婆一个了。

    知足常乐,宿溪激动地搓着手打开游戏。

    突如其来的彩票事件让她和家人都处于做梦似的恍惚当中,以至于整整一整天,她都没空登陆游戏。等她稍微平静下来,再登陆游戏时,游戏里已经过了三天时间。

    宿溪打开游戏时,还激动难忍,对着屏幕道:“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崽,系统爸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爸爸!”

    系统:“……不要如此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少女,三百万算什么,你在做的可是扶持一代帝王登上九五至尊之位的大事情!

    屏幕里游戏小人还没回来。

    这三天,他又做了更多的事情。柴院外面又多了几道用篱笆围起来的栅栏,里面已经多了一只昂首挺胸、英姿勃勃的大公鸡,和三只还算肥硕、羽毛丰厚的母鸡。

    鸡们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雪地里留下密密麻麻的小脚印。

    崽崽显然很聪明很会挑,这几只母鸡一看就很能生。

    而院墙外面有几个草编袋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似乎是一些种子、萝卜土豆粮食和肥料之类的。

    还多了一些生活用的工具。

    先前游戏小人在宁王府处境艰难。时常受到陆文秀和宁王夫人想尽办法的刁难、受到下人们的故意苛待也就罢了。

    更艰难的是冬日寒冷至极,所居住的柴院环境恶劣,以及缺衣少食,衣裳单薄打满了补丁,厨房送来的粮食不是米糠就是干巴巴的馒头。

    而现在,短短三日内,他显然让他这环境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