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人身后六个丫鬟团团转,两个忙着给老夫人擦干头发,两个匆匆拿来棉被盖在老夫人身上,两个用布巾裹着热鹅卵石给老夫人按揉胳膊,这才令老夫人冻得发白发紫的脸色稍稍好转。

    她缓了口寒气,抬眼看向陆唤:“你救了我,你可有什么想要的?”

    老夫人这话一问,宁王夫人脸色便不大好。

    今日她邀请老夫人出来赏梅,本意是讨好老夫人,可谁知跟撞了鬼一样,竟然发生这种意外!文秀遭到老夫人厌恶与迁怒也就罢了,竟然还叫陆唤占了便宜,得了老夫人青睐!

    老夫人在宁王府中说一不二,就连宁王都有些畏惧他这位武将世家的母亲,若是叫陆唤得到了老夫人的赏识,那以后自己的日子还能顺心么?

    可有什么想要的——他一个庶子还能有什么想要的?自然是想要与两个嫡子平起平坐了!

    宁王夫人心中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分毫,只关切地立在老夫人身边,对陆唤柔声道:“既然老夫人想赏赐你,你便大胆地说吧。”

    而老夫人心中自然也有所考量。

    她虽然不经常出梅安苑,但看人一向很准。

    宁王府这三个孩子当中,陆裕安虽然还算成熟稳重、但实在是过于平庸,毫无亮点锐气!而陆文秀就不必说了,今日看来完就是个废物点心!

    偌大宁王府,竟然只有这个庶子能力出众,远远胜过那两位。

    况且今日他还跳下那寒冷刺骨的冰水中救了自己,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给他以嘉奖。

    只是,老夫人心里也很清楚,嫡庶有别,陆唤提出别的钱财要求也就罢了,若是想和两个嫡兄长平起平坐,那便未免太过贪心了。

    她正这么想着,便听陆唤开了口。

    “陆唤喜静不喜闹,希望我的住处今后不可有人随意进出,望老夫人答应。”

    宁王夫人与老妇人俱是讶然——

    老夫人愕然:“就这?”

    少年的嗓音清冷,没什么情绪:“就这。”

    一旁跪在地上的陆文秀则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陆唤他什么意思,喜静不喜闹,是在暗讽前几日自己率领众人闹哄哄地去栽赃他吗?难不成他要趁机当着老夫人的面算这笔帐?!

    老夫人万万没想到陆唤的请求如此简单,就只是想要一处安静的住所吗?

    但随即想到,陆唤所居住的柴院确实与下人们的住所混杂在一起,鱼龙混杂,难免吵闹。

    即便是庶子,被如此苛待,也实在是过分了。这些事情一向由总管处理,而总管背后有谁在指使亦一目了然。

    可是先前老夫人根本无心管这些闲碎的事情,从来都和宁王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以至于此时才陡然意识到自己这庶孙在府中生存处境之艰难。

    能不艰难吗。她今日刚出梅安苑,就有所耳闻了,前几日陆文秀跑到陆唤那里去,胡乱栽赃陷害,却陷害不成,闹出了个大笑话。

    想必陆唤提出这个要求,也是因为烦透他这嫡二哥的百般找茬。

    老夫人一时之间心情略微复杂。

    自己已经给了这庶子要什么给什么的赏赐承诺,他却只提出了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当真什么也不贪图吗?

    老夫人思量片刻,便对身边的嬷嬷吩咐道:“去对总管说,我给了陆唤一片宅院的赏赐,让住在他周围的那些下人统统搬走,今后不得任何人随意靠近他的住处!若是胆敢违背,便自行去领罚!除此之外,每月给唤儿加三两银子。”

    宁王夫人和陆文秀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连四姨娘都没有一整片宅院,都是和一些丫鬟共住,现如今,倒是陆唤先有一整片宅院了。

    还有每月三两银子,虽说不多,可至少也足够他打点一些下人了,比起他先前处处受到苛待的情况,可是好了很多。

    而周遭跪在地上的下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心里也有了计较。

    先前他们纷纷轻侮陆唤,是因为整个宁王府不会有人在意陆唤死活。可现在,陆唤救了老夫人,恐怕日后不能再待他轻慢成那样了。

    这天,好像变了一些。

    “至于你。”老夫人转头看向陆文秀,脸上嫌恶毫不掩饰,“你还不滚回去给我闭门思过一个月?!还跪在这里碍眼干什么?”

    陆文秀又气又委屈,还想争辩,道:“奶奶,你怎么可以给陆唤一座宅院,就连我都——”

    话还没说完,老夫人气得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孬种,废物,不先瞧瞧他自己都干出了什么事,居然还不识趣地在自己跟前嫉妒陆唤.

    “若不是陆唤,我这把老骨头今日就被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给拖累得交代在溪水里了,你还抱怨什么,没罚你去祠堂跪下就是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