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顽皮地眨眨眼,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可那个傻瓜却呆在那里,面露难色道:“可是”

    看来我说得还不够明白,收起戏谬之色,我郑重道:“我甘愿的。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瑞阑,你不必担心我的。

    只要胸有丘壑,又何惧身在宫墙;只要心无羁绊,又怎恐无处张狂?

    君子,志在四方。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哪里是我的四方?

    必定是你抬头就看见的地方。

    然后

    我终于看到他眼里的笑,以及他眼中我欣喜的笑颜。

    “荣幸之至”

    后面的的话被我用唇截住,[..Co`书`网]大概暂时听不到了,毕竟这时候,我需要一些深情的慰籍,来犒劳我连日的奔波。为了能毫无后顾的待在这里,待在瑞阑身边,我去做了些必需的事。用一年的时间,弄清自己的到来是碰巧被时空扭曲卷入,而那种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再让我碰上的之后。瑞阑的深情便渐渐清晰了。

    我是这么辛苦地确定了我爱人的权利,可这些瑞阑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我不要他承受随时会失去我的恐慌,不要他愧疚于我对家园故土的远离,更不要在我俩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要的是他受天百禄,磬无不宜。

    我要的是他指点江山,不容人觊觎。

    我要的是他媚于庶人,千秋万代,人言明君圣主必以他为纲。

    我要的只是他毫无顾忌地毫无顾忌地爱我而已。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    我顽皮地眨眨眼,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可那个傻瓜却呆在那里,面露难色道:“可是”

    看来我说得还不够明白,收起戏谬之色,我郑重道:“我甘愿的。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瑞阑,你不必担心我的。

    只要胸有丘壑,又何惧身在宫墙;只要心无羁绊,又怎恐无处张狂?

    君子,志在四方。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哪里是我的四方?

    必定是你抬头就看见的地方。

    然后

    我终于看到他眼里的笑,以及他眼中我欣喜的笑颜。

    “荣幸之至”

    后面的的话被我用唇截住,[..Co`书`网]大概暂时听不到了,毕竟这时候,我需要一些深情的慰籍,来犒劳我连日的奔波。为了能毫无后顾的待在这里,待在瑞阑身边,我去做了些必需的事。用一年的时间,弄清自己的到来是碰巧被时空扭曲卷入,而那种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再让我碰上的之后。瑞阑的深情便渐渐清晰了。

    我是这么辛苦地确定了我爱人的权利,可这些瑞阑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我不要他承受随时会失去我的恐慌,不要他愧疚于我对家园故土的远离,更不要在我俩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要的是他受天百禄,磬无不宜。

    我要的是他指点江山,不容人觊觎。

    我要的是他媚于庶人,千秋万代,人言明君圣主必以他为纲。

    我要的只是他毫无顾忌地毫无顾忌地爱我而已。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

    我顽皮地眨眨眼,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可那个傻瓜却呆在那里,面露难色道:“可是”

    看来我说得还不够明白,收起戏谬之色,我郑重道:“我甘愿的。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瑞阑,你不必担心我的。

    只要胸有丘壑,又何惧身在宫墙;只要心无羁绊,又怎恐无处张狂?

    君子,志在四方。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哪里是我的四方?

    必定是你抬头就看见的地方。

    然后

    我终于看到他眼里的笑,以及他眼中我欣喜的笑颜。

    “荣幸之至”

    后面的的话被我用唇截住,[..Co`书`网]大概暂时听不到了,毕竟这时候,我需要一些深情的慰籍,来犒劳我连日的奔波。为了能毫无后顾的待在这里,待在瑞阑身边,我去做了些必需的事。用一年的时间,弄清自己的到来是碰巧被时空扭曲卷入,而那种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再让我碰上的之后。瑞阑的深情便渐渐清晰了。

    我是这么辛苦地确定了我爱人的权利,可这些瑞阑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我不要他承受随时会失去我的恐慌,不要他愧疚于我对家园故土的远离,更不要在我俩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要的是他受天百禄,磬无不宜。

    我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