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从来对圣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思念,也自然不生爱恋,您还是要离开这里,离开圣上。”

    “没有过”我喃喃自语道。

    “您有吗?”

    突然很想见瑞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迫切。要去问个明白。

    “娘娘”

    身后传来红玉的呼喊:“娘娘,您到底是不懂圣上的用情呢还是故意置若罔闻呢?”

    前篇

    事先声明,这是发生在正文之前的序幕,瑞阑第一次见到雪儿,到第1章末,雪儿第一次见到瑞阑的故事,内涵玄机,大家自己看

    “你先下去吧,我看完自会叫你。”

    “是,小姐。”

    最初吸引我的就是这样威严却略显童稚的声音,那声音来自不远处的书房,从精致的雕花窗棱望进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埋头于桌上高高堆起的书卷里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国各地大小商号每月例行的报账。

    她眼神专注地翻阅着册子,手里的笔不时在纸上记录着什么,行云流水间应运而生的是种摄人心魄的魅力,沉稳不老成,年轻不青涩,莫名地牵住了我的眼光,绊住了我的脚步。直到她把眼前的册子几乎看遍,我才惊觉自己站在这里多久了。

    如果不是适逢宅子的主人六十大寿忙于宴客后院反落得清静,又不是赵丞相生病央我代为前行,也许我对五行方位再敏感些,没在这偌大的宅子里迷了路,我啊,也就不会呆呆站在这里,对着一名女子出神。

    还是快些找到回去的路才好,离席太久终是不妥的。正欲举步,却见那少女抬起头来,单手微微支颚,似在思考。是我看错了吗?那年轻的眼眸中流泻的竟是深深的倦色!只一刻,一声浅叹伴着牵起的唇角,却是敛眉一笑。

    那是怎样的一笑,是最红尘喧嚣处独行的寂寞,一种不欲人知的孤傲,是种寂寞如雪的妩媚。我自恃没见过什么绝世佳人,对她的容貌也就不敢妄加评断,可是那身绝代风华浑然天成。对如此一名女子,容貌的好坏也就然无关紧要了吧,只是固执的以为那眉梢,那眼角该是飞扬跋扈,顾盼生辉才对。

    我去问赵丞相,他说那是杨老爷新收的义女,因理财有道,很得他欢喜。杨老爷无子,仅有一女又生得娇弱,这若大的摊子,只怕她要一肩扛下了。

    “那她就不婚嫁,任凭年华蹉跎吗?”我有些焦急。

    “这个只怕是要耽搁了。你问这做什么?瑞阑”

    我没再理会赵丞相接下来的话,拂袖离去,只为了那突如其来的愤怒。

    后来,经常可以听到她的消息,毕竟以女子之身行走商场,居位之高,想不招人议论是不可能的。

    我贺她正式掌管商行,巾帼不让须眉。

    我忧她亲代商队远走戈壁开拓天朝与西域之商贸。

    我懂她大灾之年粮价不长反跌,救民于水火却不居功自傲。

    我怜她独立风霜,无人相酬。

    开始或许是一霎那悸动,一时的迷恋,可不知不觉,却升华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一种义无反顾地爱恋。不问缘由,不求回报。我要给她她想要的所有快乐,如果权势可以做到,我会设法夺到哪怕处心积虑、万劫不复。

    大隐于朝,我还是那个济济无名的失宠王爷,只多了一颗伺机而动的心。

    再见她时,已是多年之后。轻柔浅笑浮上颜面,堆积眼角,可那抹倦色却深入骨髓,于一颦一笑间隐隐晕开,沁人心扉。

    “我要娶她。”得知她现在的燃眉之急,在杨老爷送我出门时,我这样告诉他。是知会,而非询问。

    那个精明了一辈子的商人只略一怔仲,上下打量我一番,又望了望还等在厅中的女子,语带狡黠道:“爱上她会很辛苦哦。”

    我摇摇头:“既然是爱又怎会辛苦?”

    我说的是实话,爱她

    不怨

    无悔

    转身

    “怎么了?”

    几度哽咽,却发不出声音[..Co`书`网],只能咬着唇,努力克制要溢出眼眶的泪水。

    “你”欲启唇,又是一阵激荡,心头的痛更深了。泪水便伺机滚落下来

    “雪儿,别伤了自己。”

    瑞阑一步抢上前来,扳开被我咬得出血的唇。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有种悲恸的冶艳。

    就是这个男人,多少个寂静之夜,他暗中待我的入眠;多少个日出辰时,他扫露为水,沏上一杯茉莉花茶,静静地等我醒来;多少个午后暖天,他备马配鞍,盼我一时高兴答应与他携手同游;多少个日落黄昏,他守在门外,期待我一时心血允他入室,哪怕只是擒灯闲谈。

    我拉着他的衣襟有些歇斯底里道:“你瞒了我什么?你说啊有什么我不知道?”

    “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