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知道如何,今天我要讨回属于我的一切!来人啊,给我围起来。”

    只见一队御林军冲进殿来,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

    “不仅仅是这些,整个大殿外部是御林军,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哈哈哈哈怎么样?被自己的贴身侍卫困住的滋味还不错吧!”

    随着进来的还有柳放,那个今天逼宫中的重要角色现身了。

    “柳卿?朕一向待你不薄,你怎的做出此等事来?”瑞阑脸色变了又变,从最初的惊讶,愤怒,到最后的无限挫败,与心灰意冷,煞是精彩,可见演技也不在我之下。

    “良禽择木而栖。”

    柳放对上一抱拳,不卑不亢,也不再作解释。

    “瑞阑哦,不,应该称您一声圣上,毕竟以后再也听不到了,给我拿下。”

    “慢朕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王兄。”

    “喔?有人还想做个明白鬼?”

    “王兄主力为赵将军攻破,可应该还有少数余部,朕连日来一直派人把守城门,并未见有大队人马入城,不知王兄是如何暗度陈仓?”

    “瑞阑呀瑞阑,饶是你和你的一群谋士也不及我一人,你以为我那门下的区区污河之众能有什么大作为?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从你身边下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才不失为上上之记,今日你落在我手里,我只需逼你写下禅位诏书,昭告天上,这王位不就轻松到手?何需劳苦征战,以少敌多?自然也不需那些麻烦在身旁,我只和几名亲信乔装入城,岂不容易。”话语里满是挑衅。

    “原来如此啊”瑞阑了然的口气里夹着一丝淡淡的轻松,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明明是笑,却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唉”

    “你你做什么?”

    看来上次的见面对他仍留有阴影,是以他对我总有些畏惧。

    “三哥,你这是自掘坟墓。”我哀怨到。

    瑞炎愣了一下,随即大叫道:“你疯了吧,你的好瑞阑才死到临头呢,抓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

    众人一拥而上

    瑞炎被按倒在地,

    情势大逆转!

    “你们”

    “三哥,不仅仅是这些,整个大殿外部是御林军,你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呢,怎么样?被御林军捆住的滋味还不错吧!你的豪言壮语还是用在你身上合适些,哈”我适时的落井下石,这才痛快,解气嘛!

    “柳放你”

    “他择的那株木似乎不是阁下。”瑞阑缓缓步下宝座,向瑞炎走去。

    “放开他。”

    “三哥”

    瑞阑伸手去扶,却被他冷冷隔开。

    “放手,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父皇那里,老太后那里你做得还不够吗?众臣面前,百姓面前还不够吗?你以为自己是一代圣主名君?我呸,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他不是好运,他只是比你用心些,用心经营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父子亲情,天伦之乐,所以先皇交办的差事从不敢掉以轻心;用心社稷安危,百姓冷暖,所以登基以来不知疲倦,不敢怠慢。可你呢?原来你是怕人笑你三王爷技不如人不被重用,瑞阑登基后你又忌惮他排除异己,对你不利而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以备不测,现在,现在你又算计着什么呢?算计着怎样霍乱朝纲,制造战乱,置百姓于水火!你这种人能活到今天靠的才是天大的运气吧?”实在看不下去瑞阑被欺负,我强在他前面,保护他不受坏人荼毒是我的使命。

    哼,就是有太多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混蛋,千古以来才出了这么多是[奇·书·网]是非非。

    “你们以为我就这么一败涂地了?”

    “难道阁下还有什么要让咱们开开眼界?”

    “雪儿不要掉以轻心。”

    瑞阑显然对我的兴致勃勃有些无可奈何,只得将我紧紧拥在身旁。

    只见瑞炎在他不知何时抬进来的大木箱前站定,随着箱盖开启,里面竟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

    “寄秋?!”

    在场至少有两个人惊呼出这个名字,可见瑞炎这一招可谓釜底抽薪,使大家包括我,都没料到的。

    “怎么样?瑞阑,柳放,这可是我的法宝呀。啊哈哈哈哈”

    这一回轮到他笑了。

    告白

    天哪最不该出现的情况里冒出个最不该现身的人!编故事也不是这么巧的好不好!

    柳寄秋的出现无疑是瑞阑与柳放的致命伤。

    “瑞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一直在这个小美人身上,现在她在我手里,美人和江山就看你要哪边了。还有柳大人,虽说我们当不成君臣,你至少看在你妹子的面上,剑还是收回去的好。”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