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的协议里可没有替他挡驾选秀这一说。

    “我不是让坦桑公主留在京城了吗?”

    “那和选秀有什么关系?”越说我越不明白了。

    “最近大家都会忙着向公主献殷情,没人会再来烦你了。”他倒是胸有成竹。

    “噢原来你是故意的。”哼,原来还有比我更“狡诈”的家伙!

    “你以为我被念得会少吗?”他皮皮地冲我眨眼。

    对喔,看来不只我一个人受罪,平衡了些。

    “启禀陛下,韩相国求见。”

    “宣”

    “遵旨。”小太监匆忙退下。

    “你去忙吧,我不打搅了。”最近大概会清闲一阵了。

    不是说完了吗?

    意外

    谁说我最近就会清闲了?事实证明,女人的容貌和她惹麻烦的能力永远是成正比!克尔娜公主

    是留下了,麻烦却也停步不走了。还没有家室的多想娶她为妻,老一辈的也都盘算着怎么把她配给自己的儿孙,今天这个请旨赐婚,明天那个希望皇上做媒,到头来又让我耳边不得清静。

    烦!不胜其烦。

    “给皇后娘娘请安。”随着动听的声音响起,一道袅袅婷婷的动人身影款款下拜。

    “公主请起。最近在京城玩得可好啊?”虽然她是麻烦的根源,但好歹也要显示良好涵养。

    “娘娘是要问我选夫婿的事进行得如何吧?”

    好个刁钻佳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这一点本宫倒是不怀疑,公主殿下有把握好的能力,就是不知众多追求者中公主有对哪位有意了。”

    “说起来到还真是难挑,多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空架子,只有一位无论人品相貌均为上上之选。”

    “喔?是哪位有幸得公主殿下垂青,本宫不介意做个媒人,成就一段良缘。”不知道哪位“风流才子”要“倒大霉”了,这一去只怕凶多吉少,不过为了耳根清静,还是让这个麻烦尽早离开得好,初一十五我会记得给“烈士”上香的。

    “克尔娜对陛下

    “笑话,你怎知本宫没有劝皇上收你入宫?”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这么说娘娘也希望我入宫?”她眼中满是怀疑,显然对我的话深表怀疑。

    “唉,只可惜你是坦桑公主,要不现在”要不然现在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娘娘的意思是”

    “你父皇的那点小把戏任谁都看得出来,你入宫只会增加无谓的麻烦,你应该明白,作为公主,你不是一个人,背后还有坦桑那个大包袱。”我也很惋惜呀。

    “若我不是公主即可入宫?”

    “那当然那当然。求之不得呢。”

    我说错什么了吗?为什么她拿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我?

    “他真可怜!”

    “啊?谁?谁可怜了?”我都被弄糊度了。

    “才不告诉你呢,你呀,就继续蒙在鼓里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可那一脸的坏笑明明就是在幸灾乐祸。

    奇怪,话也不说完

    “姐姐”

    随着声音而至的是一幅温香软玉,我被惜儿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来了?”今天还真不知走得什么运。

    “人家想姐姐了嘛,所以就求姐夫,也就是当今圣上,这不就进来了嘛。”

    我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嗯,已经出落得一幅少妇模样,脸色红润,

    看来我那“冰块”妹夫对她不错,没有辜负我当初成就这段姻缘所作的努力。

    “对了,姐,我怎么觉得皇上看起来好像有心事,是不是你总冷冷淡淡的,惹皇上伤心了呀?虽然现在他是皇上了,可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对你的情意,就连个美人公主也不要,羡慕死人呢!”

    “你不明白。”惜儿还太单纯,她更本不知道坦桑公主也好,天朝秀女也罢,都应不起瑞阑的兴趣。

    “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大家都看得出他爱你,凌风看出来了,红玉看出来了,就连个刚来没多久的异国公主也能感到他对你的用心,为什么只有你自己看不见呢?还是你明明知道,却刻意回避?”惜儿语出咄咄逼人,一瞬间,似乎不是我那个单纯幼稚的小妹了。

    “刻意回避?哈惜儿,你不要把姐姐想得太清高了,我可从来没有觉得皇上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情意,最多是个共患难的红颜知己罢了,但你要明白,对男人来说,红颜知己可以有很多,但真真爱的往往只那一个”

    “可是凌风说”惜儿打断我的话,积极反驳道。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不是我,你没有在他身边,有些事情你们根本无从知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