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可是什么?”看一个平日里口若悬河、谈笑用兵的人乱了阵脚,竟是如此惬意,我盯着他的双眼,眼中的戏缪之情希望不要被他发现了才好。

    “可是我已经有你了。”他小声低喃,垂下头去,又避开了我的眼神。

    心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了一下,他这是什么意思?一直以来我都把两人定位为合作关系,我们是伙伴是朋友,可一点也涉及到男女之情呀,而且他明明有了心爱的女子,我这么大度地想“退位让贤”他难道就不会接下这个“顺水人情”?

    正想说个清楚,却听见管家急速来报

    “宫里传话,皇上驾崩,请王爷王妃即刻入宫。”

    惊变

    驾崩!早上还生龙活虎的父皇怎么会?较之我的惊讶,瑞阑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冲上前去,紧紧拽住管家的衣领,用一种我从没见过的口气宠惯加大喝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皇上驾崩,宫里来人传旨王爷王妃进宫”

    不等管家说完,瑞兰便一把丢开他,飞也似地赶去前厅。待我赶到时,只见一众家仆跪了满地,而瑞阑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厅中,面无表情,像是一具顿时生命的傀儡。唉,我遣退众人,慢慢靠近他怀里,虽然现在他最想要的安慰可能不是来自我,可我还是不忍心看他孤孤单单的样子。果然,他紧紧拥住我,握着圣旨的手不住颤抖,突然,他扳过我的身子,不知何时我的双手已被他握在胸口“雪儿,不要离开我,至少至少现在不要。我知道可能有些自私,但但请你此刻留在我身边!”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激动,也是他第一次求我,此刻我若是拒绝似乎太没人性了一点,所以由于那仅存的天良在关键时刻地抬头,我莫不做声地点了点头。他仿佛安下心来,轻拥着我,放心在我怀里低声啜泣。

    好吧,我不是个逆天而行的人,所以我暂且留下,反正他也说了,致使这段非常时期。

    匆忙赶到宫里,却听到老太后病倒的消息,太过悲伤导致旧疾复发,使得本就混乱的宫闱更不安宁。好在父皇早立好遗诏,现在只等众皇子到齐,就可当众宣布继位人选。可瑞阑却执意先去看望太后,所以他知道自己被立为下一位帝王,还是在三皇子的叫嚣之下。一时间,太后的寝宫里剑拔弩张。

    “本王不服,为什么是他?论出身,不过是个庶出,论才学,不及本王之十一,一年前还默默无闻在家,怎么就让他继承大统?皇奶奶,一定是他用什么下流的手段蒙蔽了父皇,本王才是父皇向来最器重的皇子,皇位的继承人理当是本王。”

    “够了。三哥,你没见皇奶奶身体不适,还来此打扰”

    “哼,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本王。别以为你就是皇帝了,本王才是,听见没,本王才是”

    “都住口,咳咳哀家虽然不知皇上为何有此决定,但哀家相信,皇上一定会为天朝挑选一位最合适的帝王,今后哀家不想再听见有人对皇上的决定有任何质疑”说完,老太后合上眼,不再理任何人。三皇子愤愤离去,只留瑞阑和我,面面相觑,皆是沉默,许久之后,只听得老太后用极低的声音唤到“阑儿,去吧,看看你父皇的安排。”

    “走吧。”不论好坏,总要去面对的。

    “嗯。”他携起我的手,一同向外走去。

    御书房里,众人已等候多时。

    “王爷,对继位一事想必您是有所疑问,今天在这里,老臣就将皇上这么多年来的用心良苦与悉心安排作简短解释。”宰相韩大人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在瑞阑身上“很早以前,皇上就十分喜欢王爷,认为王爷是可造之才,可那时朝中权贵争权,尤以三皇子生母梅贵妃的娘家势力非同一般,他们自然想让三皇子继承皇位,所以极力排除异己,唯恐王爷成为这宫闱争斗中的牺牲品,皇上故意对您不闻不问,为的是使他们消除对您的戒心,使您在不受清扰的环境中成长,而老臣则有幸被选中肩负起对王爷照顾和教育的大任。幸不辱命,在去年王爷大婚过后,不负众望,开始崭露头角,继而肩负重任,皇上甚是欣慰,深知是时候了,今早,病体略有起色,就强撑着要参加赏花大会,可无奈宿疾缠身,来不及与王爷重诉多年父子情意还请王爷尽速登基,为天下苍生,也为了却皇上夙愿。”说罢双膝一曲拜倒在地。

    “望王爷早日登基,了却皇上心愿。”众臣齐齐下跪,附和韩大人,看来出了三皇子一☆の..Co派,瑞阑的继位是众望所归啰。皇上想必是回光返照,自知时日无多,才撑着要见所有皇子一面,举办了赏花大会。不过他老人家也同我爹一样,是个标准的老狐狸,用如此方法使瑞阑避过宫闱争斗,却也使他痛失天伦之乐多年,这其中究竟是是还非就见仁见智了。没有知道过往真相的惊诧,也没有对今后的豪言壮语,瑞阑仅仅平静说道“本王知道了,你们退下吧。”众人退出门外。

    “雪儿”他突然点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