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欲夺回被他拉住的玉手,惜儿却突然挣开他的双手,转身便跑,“惜儿”我忙追上去,看吧,果然是个灾星,才来就给我添乱!

    惜儿躲在房里只是哭,任我怎么叫也不开门,于是我只有把矛头指向慕容凌风,那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人此时却娓娓道出一段我所不知道的陈年旧事。那是在我还在自己的时代享受二十世纪先进的物质文明时,也就是我还未出现的时候,他路遇恶人,受伤后奄奄一息,正巧杨夫人和女儿到别苑避暑,是小惜儿救了他,“就如同上天派来的仙子般”原谅我引用他如此恶心得原话,他和惜儿在杨家别苑渡过了一段两小无猜的短暂时光,后来他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原来是被师傅救回山,等他下山寻找时宅子已荒废多时,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他打算放弃,接受家里的安排时,遇见的却正巧是惜儿的姐姐我。曲折离奇又老套到不行的爱情故事,接下来大概是姐妹俩为了彼此都甘愿牺牲自己,男主角既不认负了妹妹,又感动与姐姐的宽容,左右为难,最后三人都痛苦的悲剧,不同的是,我会让它以喜剧结尾。

    好吧,既然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端起长姐的架子,半威胁半利诱地敲开了她大小姐的门,乖乖,我可怜的小妹才两天不见就瘦了一圈,看来是深陷情网,不能自拔,看来当年用心的不只那个混蛋,还有这个小傻瓜。

    “惜儿,既然你们俩是旧相识了,不如帮姐一个忙,反正他是向杨家提亲,你去嫁给他”

    “不要,惜儿不要抢走姐姐的丈夫”还没等我说完惜儿就坚决打断我,之后就在不说话了,任我怎么劝也不通。我真哭笑不得,对慕容凌风并没有任何情意,他的贸然提亲更在意料之外,无奈人算不如天算,那个自视甚高的家伙也会有今天!想到这就够我坏心偷笑好一阵的,可现在的问题是那个死脑精的惜儿,我该怎么让他敞开心胸,接受属于自己的爱情呢?

    当下我便决定往老爷子那里去,他老人家虽不理事多年,可这整个府里上至夫人早起打了几个哈欠,小到厨房的老猫生了几只小猫,没有一样可以逃过他的法眼,找他解决这等小事,岂不是轻而易举。还在门外,便听见书房里有访客,其中一位是爹的老友,当朝宰相韩昉,另一位年轻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看韩大人对他那尊敬的态度,不是当朝皇子,便也是个王公权贵之辈。爹一看见我,也不顾我示意避避的眼神,直拉着我介绍给客人,“这两位是三皇子瑞炎,九皇子瑞阑,还不快上前拜见。”我这才发现,在那位出众男子身后还有一位“不起眼”的贵客,之所以说他不起眼,大抵是因为与那般夺目的人站在一起,光彩自然会被淹没,更不要说在我看来,这人便如一潭古井之水,毫无波澜。当天,我认得了时下最有权势,最受皇上宠爱,最被看好有可能是下一位帝王的三皇子,与不怎么得宠的九皇子。

    对策

    待客人走后,爹也不问我有什么事,还得由我来开口,“爹,我想找个人,赶快嫁了。”

    “喔?放着眼前的大好姻缘不要,你要去哪里找个笨蛋娶你?”

    哼,老狐狸一个!他当然知道了慕容凌风和惜儿的渊源,这会儿正作壁上观,等着看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所以女儿才要请爹为我赶快物色个适当人选,我不成亲,惜儿是不会接受慕容凌风的,”这是摆在眼前的问题,“而且,我也确是时候了。”

    “嗯”爹略一沉思“既然如此,你看瑞阑如何?”

    “他?”也对,如此一人,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有一定的出身,却不耀眼,不会给我太多牵绊太多束缚的人。

    “大小姐,怎么会是你?”看他慌忙从座上起身,眼里满是疑惑。

    “今日小女子借家父之名,请王爷大驾,实在是有一事相求,还请王爷恕罪。”

    “快请起,但说无妨”他显然不习惯这般对待,似乎有些腼腆。

    “谢王爷,众所周知,民女早以到适婚年龄,无奈家中生意繁忙,无人打理,这才一直拖延至今,如此下去也不是长远之计,不知王爷是否有意帮忙?”

    “但凡我能之所及,定当效犬马之劳。”

    “那小女子在此谢过王爷。还请王爷近日上门提亲,准备迎娶杨家大小姐入门。”看他一脸诧异,我解释道“王爷没有听错,我是希望王爷能与我成亲,而且愈快愈好。”

    “为什么是本王?”

    “因为这是你我二人最好的选择,恕我直言,当今圣上十二位皇子中,您为庶出,一直不的宠爱,四处受人冷遇,被认为是于皇位最没希望的几位之一,而娶了我就意味着背后有了杨家这一坚强后盾,掌握了可以动摇国之根基的经济命脉,有我的从旁协助,你定会改头换面,只怕连当今皇上也不敢再对你有半分小视。对我来说,你尚未婚配,也没有意中人,就是最重要的理由。我说得没错吧,王爷”我信心十足,我也当然应该信心十足,有一位伟人说过,“不打无把握之仗”,事先我已作了充分调查,所有的情